扶老2

“老人家,只要你喜欢就好,放心吧!李院长会安排好您的一切。”颜渊耐心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我可以晚两天过来吗?”老人家困惑着问。

“您回去还有什么事情吗?不是没有家人了吗?”颜渊的脸暗沉了下来。

“我真的没有家人,我还要回去拿点重要的东西。”老人极力地解释着,生怕颜渊会误会什么。

“我现在就陪着您回去拿,在把你送回来。”

“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孩子,我今天遇到你,已经是我的福分了。”

“没事,我们现在就回去拿东西。”

颜渊临走时嘱咐李院长,给老人家收拾出来一个房间,如果缺什么可以给他打电话。

颜渊在和老人回去拿东西的路上,知道了老人家叫王援朝,没有娶妻生子,所以就是一个人生活,身上没有什么大的疾病,就是腿部受过伤,走起路来不方便。

老人家一直在颜渊的背后观察他,能瞧出颜渊是一个有钱人,行为举止都很得当,办事更是雷厉风行,不拖泥带水。

颜渊认为老人的家应该是一个破旧的房子,甚至是没有窗户,或者是家徒四壁,在他的脑海中,捡破烂的老人应该会居住那样的环境,让他惊讶的是,老人的家,是危房,就是即将拆迁的房子,多数都是拆了一半的。

颜渊的脚步僵住了,看着眼前的一切,如果今天不是亲眼所见,恐怕别人说了,他都会觉得是说谎,现在这么繁华的街景,竟然还有难堪的一角,没有被人们发现。

甜美娇娘粉艳可人

他看着老人家朝里面走去,他又不放心,只好跟了上去,老人家在房子的一角,用破旧的瓦片,还有一些雨布遮盖着,就是房子的屋顶,下面有一个破被子,脏乱地露着棉花,颜渊的眼前可以用脏,乱,差形容眼前的一切。

老人没有一抹害怕,动作熟练地翻找着一个老人认为好一点的包,老人家紧紧地拿在手里,在观望了一会老人认为家的地方,马上就可以告别这一切了。

颜渊能够体会到,老人家对这里的依依不舍,虽然不知道老人住了多久这样的环境,一定会有感情的,这可是老人家唯一可以遮蔽风雨的地方。

“老人家,您还有什么没有拿的吗?”颜渊走上前去,尊敬地问道。

“孩子,你知道这里对我意味着什么吗?可能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老人感慨地回答。

“我多少可以理解一点,您是身不得这里的地方,并不是景物。”

“是!你说对了,这里曾经是我初恋女友的家。”老人怀念地叙述。扶老2

“哦,那……她现在去了哪里?”颜渊很想知道。

“她已经过世了,好像是生病去世的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”

颜渊震惊,一个年迈的老人,感情确实很丰富,还惦念前女友,现在的年轻人才不会怀念过去的情人那,从一而终的太少了。

老人坐在车里拿着自己的脏包,紧握在怀里,好像似包会迈开双腿跑掉,颜渊也是在不好说什么,只好由着老人,只要他高兴就好,颜渊猜想着,包里一定有什么好东西,老人才会舍不得放下。

颜渊瞧见外面正好有一家餐厅,他已经忘记了形象,众多人眸光异样地看着他和老人,餐厅的门是旋转的,颜渊扶着老人进去了,老人震惊地看着餐厅的一切,站在了门口,一步也不敢挪开。

颜渊费解,老人为什么停住了脚步,“怎么了?您累了吗?”

“没有,孩子这里太干净了,我会给人家弄脏的。”老人很有素质的说,别看他是一个拾荒者。

颜渊笑了笑,“没事的,有我那。”

就在说话之际,门童走到了颜渊的身边,看着衣裳脏乱的老人,嫌弃地眸光上下扫着,在看着颜渊的脸颊,迎上了笑脸。

“先生,您们是一起的吗?”门童语气有些高傲的问着。

“是,有什么问题吗?”颜渊冷冽地反问。

“您可以,这位恐怕不可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们餐厅里有规定,衣衫不整的不可以入内,会影响其他人就餐的。”

“滚开。”

颜渊没有理会门童的嘴脸,扶着老人往里面走,门童看颜渊很霸气,上前试图拦住,颜渊让老人站在那别动,他给了门童一个愤怒的眼神。

“我必须进去,不服可以把你们经理叫过来。”

“我们经理是谁都可以见得吗?已经说过了,衣衫不整的不得入内。”门童很硬气地唤道。

老人缓慢地走到了颜渊的面前,“孩子,我们还是离开吧,不要让人家为难了。”

“老人家,就听我的吧,真的没事放心。”

颜渊的心情好似火山突然的爆发,脸上特别的芍热,就是这么一个老人,颜渊想在他进养老院之前,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,让老人吃一顿好的,就这么难吗?

颜渊拿出了手机,给这家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,“一分钟出来,我在餐厅的门口等你。”

很快的,经理从楼上走下来,腿脚好像有些不听使唤,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颜渊的面前,恭敬地,面色凝重地看了一眼门童。

“颜先生,您……您怎么过来了。”

“我领人过来吃饭,被他拦住了,不让进去。”颜渊的嗓音阴冷极了。

“怎么回事?颜先生的客人你也敢拦着,明天不用来上班了。”经理怒骂着门童。

门童虽说没有见过颜渊,可他早就听过颜渊的事迹,心狠手辣,无论是身家背景,都是帝都的标志,没人敢得罪的主。

“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,颜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是您。”门童惊慌失措的道歉。

“你也有老的一天,以后不要有色的眼睛看人,不过你做的也没有什么错,毕竟餐厅里有规章制度,你留下来好好的干吧。”颜渊的态度比之前缓和了不少。

他继续说道:“经理,从明天开始,在餐厅的规章制度上加上一条,凡是孤寡的老人,可以免费在餐厅里就餐,还要特别腾出一个包间,用来专门招待这些老人家。”

“知道了,颜先生,一会我就着手办。”

“好,现在还有包间吗?”

“有,有……我带您去。”

经理带着颜渊和老人家走到一个包间里,“颜先生,您二位点点什么?”

“够我们吃的就可以了,调点适合老人家吃的特色菜。”

老人家把刚刚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他是真心的对自己好,现在像这样有为的青年,还这么仁义,有担当,实属不易了,好多年轻人都不会管这些老家伙的。

“孩子,你认识这里的老板吗?”

“老板?嗯,对,认识,怎么了?”

“替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,给他添麻烦了,我这个糟老头子都快死了,还惹事。”

“老人家,您还得多活好几十年那,当今社会生活的好了,您不得好好的活着吗?”

“活着也是会拖累别人,还不如早点死了那。”

颜渊陪着老人开心的吃了一顿饭,对老人而言,恐怕这是最好的一顿饭了,老人家从兜里拿出一沓子的钱,都是一块的,最大的是五块钱,还有好多是,颜渊没有见过的五毛纸币,放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孩子,我就这么多的钱了,吃这一顿饭肯定是不够的,多少是我的心意。”

颜渊惊呆了,他向来都是签支票,钱包里都是银行卡,即便有需要现金的地方,也都是一百的纸币,老人家……拿着这些钱要给他,他心里五味杂。

“老人家,有人给钱了,不用我们管了。”

“不行,一定是你认识的那个老板亏了,我们可不敢欠人情的,听我的把这钱送过去。”

“我一会给钱,咱们不欠人情,现在我们回去吧。”

颜渊扶着老人走到白了吧台,经理一直没敢离开,见状走过去,不解的刚想说什么,被颜渊的一个眼神,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,颜渊拿出了一张一百元,放在了吧台上。

“钱放在这里了,我们走了。”

经理疑惑地送走了颜渊,在餐厅的门口,看着他和老人一起离开了。

颜渊特意付了一百块,他现在已经知道了,老人是一个坦率,有原则的人,颜渊如果选择刷开,老人一定会问道多少钱,自己付了一百块,老人会吃的心安理得一些,虽然他不会知道这顿饭有多贵。

颜渊看着老人院给老人安排的房间,很满意,虽说房间不大,但很温馨,至少比露天的危房要好,老人以后都不用担心了,在这里有吃的,住的,还可以闲暇地和别的老人下下棋。

“老人家,我得回去了,我太太还在医院,我得去接她回家。”颜渊向老人告别。

“孩子,这是我当兵时,得了一个一等功,国家颁发给我的徽章,现在送给你,留一个纪念。”老人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,递给了颜渊。

颜渊缓慢地打开了小盒子,真的是一个徽章,老人竟然是一个军人,颜渊很明白,一个军功章对老人的意义是什么,他怎么承受的起这么贵重的东西。

“老人家,我不能收,这可是您的军功章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必须收下,你要是不收下的话,我就不再这里住了,我已经年纪大了,死后也带不进棺材里,还不如送给你做纪念,也算是在爷俩没有白认识一回。”老人实实在在地说。

颜渊感动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时的心情,他没有想到,短短的一个下午,老人竟然把自己当成了知己,朋友,甚至是最信任的人,把他最宝贵的东西,都转送了给自己。

颜渊现在可以理解余笙歌有多伟大,难怪这里的老人都喜欢她,就是因为余笙歌对老人们好,老人也把余笙歌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最珍贵的就是让人信任,放心的心情,无以伦比。

颜渊透过倒车镜,瞧见了老人对他的依依不舍,老人一定是认为没有机会在见到自己了,颜渊在心底暗暗地发誓,他还会来的,只要自己有时间,一定和余笙歌一起来探望这些孤独的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