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_a855

  1000_a855 颜渊和穆进远都已经商量好了,这些事情先不要跟田幂和余笙歌说,免得她们担心和紧张,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够了。

   颜渊还要让穆进远低调的调查,只要是有什么结果了,马上给他打电话,或者是她们直接见面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照顾好各自的太太和孩子。

   穆进远的嘴角微微的上扬,他很兴奋的说着,“哥!你说我们的缘分是不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的啊?连我们的孩子都必须有着另类的缘分。”

   颜渊点了点头道回答,‘’我明白你的意思,或许你说得对,要不然也不会干的那么巧合,孩子都在头一天出生了。

   “这一辈子你当我的哥哥也就算了,为什么你的孩子也要当哥哥,连刚刚出事的小公主,也成为了我儿子的姐姐,孩子都随爸爸,看来一点都不假,你们父子三个人,是处处压着我们家啊。”穆进远的口气当中带着一丝的不服。

   “你什么意思,当我家宝宝的弟弟不好吗?以后他可以有一个姐姐的战鼓,还有哥哥,你不是也很享受我对你的照顾吗?”颜渊质问着开玩笑的穆进远。

   “是!你是很照顾我,可是我不像我的儿子跟我一样,随时都要听着别人的命令,想要谁一个连脚都是很艰难的事情了。”穆进远就是想要抱怨颜渊的霸道。

   “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护士什么样的,以后就看着点点和你的儿子,她们哥俩拼搏了,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都是老头子,老太太了。”颜渊想象那个画面都是很幸福的。

   “你睡得也是,谁知道她们今后都是一个什么样子那,我们到那个时候还在不在,都不知道那。”穆进远也有感而发的说着。

   颜渊和穆进远聊了好一会,穆进远还记账回去照顾田幂那,他叮嘱颜渊先把在餐匙了,才有力气照顾嫂子。

   颜渊看着面前的在产,这不是一分破铜的早餐,而是带着满满轻易的早餐,不是颜渊可以形容出来的。

   他因为有穆进远这样的一个兄弟感到开心和高兴,今后点点也不会孤单,还有妹妹,都可以跟穆进远的儿子和女儿反向所有的好东西,还是请。

   初春软萌妹子

   颜渊走到了余笙歌的身边,握着她的手说着,“老婆,我知道你可以听见我在说什么,你快点好起来,我们还要带着妹妹回家那。”

   “笙歌。你知道吗?我现在很幸福,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,这一切都要感谢你,是你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色彩,你就是我们颜家最有功的功臣,你快点醒来啊,不要再让我担心你了。”

   颜渊下意思的感觉到了余笙歌的守在东,他仔细的想要看清楚,发现可能是自己产生了幻觉,余笙歌的手指根本就没有动。

   颜渊一下子有点失望了,他突然的一下子还有点兴奋,现在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,低下了头颅,趴在了余笙歌病床的旁边。

   “你好烦呐!就不能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吗?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?”余笙歌没有睁开双眸,但是嘴上抱怨着颜渊。

   颜渊立马抬起头,朝着余笙歌的脸颊看过去,可是……余笙歌是闭着眼宁静的,刚刚的嗓音……难道还是他的幻想吗?

   颜渊很想再去顶一下,他直视着余笙歌的脸颊,一下子都不敢眨巴眼,他要看清楚余笙歌的每一个变化和举动。

   他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,之间余笙歌的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,他才知道刚刚说话的人就是余笙歌。

   颜渊刚刚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想和幻听,现在看来他是正常人,并没有发生那些不好的病症,都是余笙歌在吓唬他。

   “笙歌!笙歌……你是不是醒了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、”颜渊急忙的呼喊着余笙歌的名字,他想要余笙歌马上醒过来跟他说话。

   余笙歌慵懒的,缓慢的掀开了眼帘,相似昏睡了好久一样,强烈的光让余笙歌的眼睛有点疼。

   颜渊瞧见了余笙歌的举动,他急忙的起身来到了窗子旁边,把窗帘拉了下来,没这样余笙歌就不会感到晃眼睛了。

   “你可以睁开眼睛了,不会再晃的难受了。”颜渊催促余笙歌醒来看看自己。

   余笙歌听到了颜渊的话语,她尝试着再一次挣来了双眸,看着病房里的一切,还是那么的熟悉。

   余笙歌认为自己现在就是一张白纸,只要别人用力的怡翠,她就会马上消失,浑身都是软软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   “我睡了多久了?怎么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那。”余笙歌疑惑的口吻询问着身边的颜渊。

   “你还好意思问那?都已经两天了,你身上没有力气也是正常的,你昨天经历了两次大手术。”颜渊很情绪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余笙歌。

   余笙歌揉了揉胀痛的眉心,随后的说着,“我不是就生孩子做手术了吗?你为什么还要说我做过了两次手术那?”

   “你……你昨天下午发生了产后大出血,都要吓死我了,你在以后不要这么吓我了,好不好?我真的承受不了了。”颜渊哀求的眸光看着余笙歌的脸颊。

   余笙歌现在知道了,自己竟然还在鬼门关多逛了一圈,差一点就回不来了,还好身边有着颜渊的陪伴,要不然……

   颜渊本来还想着让余笙歌回答他的问题,不成想这个时候白如梦和一些医生敲了敲门的走了进来,按照惯例进行查房。

   白如梦其实带着那些护士们和实习的医生们,最后一个来巡视余笙歌的身体情况,她惊讶的看着余笙歌已经醒来了。

   “笙歌,感觉有拿开不舒服吗?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啊?颜渊怎么都没有叫我那?”白如梦质问着一旁的颜渊。

   “笙歌也是刚刚醒来,她说环省一点力气都没有。”颜渊把余笙歌的情况和白如梦汇报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