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污蓝奏云

  污污蓝奏云 *** 正在路上走着的唐林,脸色大变,吃惊到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,眼中尽是骇然之色。

   只因,破障了一句话唐林,你是不是杀了安玉树?

   “破障伯伯怎么会知道我杀了安玉树?他现在来问我,又是什么意思?点苍派的人正在抓我,难道他是故意来试探我?然后再将我供出去?”

   唐林的眉头皱得紧紧的,他不知道破障现在是什么心思,便出声问道:“破障伯伯,你怎么会这样问我?”

   他不知道个中缘由,不敢承认。

   “今天,安玉树的父亲安王,派遣了他两名手下来到七杀门,让我们帮他们寻找龙组的死神”破障将安王所讲的悬赏给了唐林听。

   闻言,唐林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:安王,好大的手笔!无论是筑基丹,还是那一个承诺,天下武者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这样的诱惑!

   “你现在是不是还在广海大学?”

   唐林略微沉吟了一下,回道:“是,我还在广海大学。”

   他不确定破障的真实目的,安王开出如此条件,连他都心动了。他不信破障不会心动?所以他想试他一下,看看破障究竟抱着什么样的心思?

   “我这一两天就会赶来广海市,你千万不要去别的地方,躲在学校是最安的。”破障叮嘱道:“现在各大门派的人,都在找你,但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你是一个大学生,更不会想到死神就是你,所以你一定不能乱跑,知道了吗?”

   唐林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道:“知道了,破障伯伯,我什么地方都不去,就在学校这里等你。”

   明眸皓齿清纯美女纯纯的美

   “好,那我们到时候再联系。”破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喜悦。

   挂掉电话后,唐林的双眼越发的阴冷,朝宿舍走去。

   “能让终极武者提高修为的筑基丹,恐怕各门派的终极武者都会出手找我吧?”

   他嘲讽一笑。

   “破障让我留在学校,又这么着急前来广海市找我,恐怕是想抓我去领取奖励了?”

   唐林心中没有一点怨恨。

 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。

   破障现在是先天武者之境,一旦吃下筑基丹,就能够达到终极武者之境,如此神丹,没有人不心动。

   “现在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,只有老王头跟破障两人。无论他们两人中哪一个去告密,对我来,都十分不利,我又不是他们的对手,无法让他们闭嘴。一旦他们将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安王,安王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,或许会用老爸、老妈来逼我现身?”

   “如果安王为了报仇而不顾脸面的话,他一定会这么做,我不能去赌,嗯,先让老爸藏起来再。至于老妈”

   “唉,我还不知道七杀门的位置,要不然就可以去试试看,能不能将老妈救出来了?可恶!”

   唐林现在已经不敢对破障抱有任何希望,更加不敢跟他一起去七杀门救王婷。

   唐林一边走路,一边心里想着事情,使得他没有看到前面的人,就这么的撞了上去。

   “你这人走路怎么不带眼睛的。”一声怒斥响了起来。

   唐林回过神,抬起头的同时,也道:“对不起,刚才”

   他的话还未完,那人又惊又怕的道:“啊。是你啊,唐林。”

   唐林这才想了起来,面前这个女人,正是上次他跟柳如烟在一起吃饭时,遇到的黄少皇的女朋友许飘飘。

   “你好。”唐林淡淡的点了点头,就朝前走去,不再理会她。

   也在这时,他看到黄少皇从后面跑了上来。

   不过,黄少皇一看到撞到许飘飘的人是唐林,他也没什么,只是问候了一声,便来到许飘飘的身边:“你没事吧?”

   许飘飘嘴上没事,但她心里却很看不起黄少皇,因为她知道,就算她她有事,黄少皇也绝对不敢对唐林怎么样,所以她直接没事了。

   跟黄少皇一起过来的还有一名男子,他看起来跟黄少皇的年纪差不多大,不过他的眼神却要比黄少皇狠多了。

   “站住!”他冲着唐林喝道。

   唐林瞥了他一眼,并不理会,继续朝前走去。

   “撞了人,连一声道歉都没有,就想走?”他轻哼一声,挡在唐林面前。

   “我已经过了。”

   “不行,我没听到,你必须重新道歉,要有诚意。”

   闻言,唐林眉头一皱,这人明显是来找麻烦的。

   黄少皇这时也走了过来:“开杰哥,算了。”

   “怎么能算了。”黄开杰不解地看向黄少皇,道:“他撞了你女朋友,就是撞了我弟妹!”

   黄少皇这才声的在黄开杰的耳边道:“他就是那个在北燕市,跟大伯打成平手的唐林。”

   一听这话,黄开杰双眼顿时大睁,指着唐林,怒道:“原来你子就是破坏我少华弟的订婚的唐林!要不是大伯下了命令,哼!我肯定不会让你好过。不管怎么样,你撞了人,就必须道歉,要不然你休想离开!”

   黄少皇眉头一皱,连忙拉住黄开杰,在他耳边声道:“哥,你在不久后要参加武者考核,族长严令不准生事的,你该不会忘了吧?”

   “你别担心,他一个地方的人,又不是其他门派的弟子,没多大事的。”黄开杰同样声道。

   黄少皇也就不再多什么了。

   他们以为声话,就能瞒过唐林,却不知他们的话被唐林一字不差的听了去。

   唐林看着黄开杰,心中暗道:我现在麻烦已经够多,不能再生事端,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 想了想,唐林便对站在他们两人身后的许飘飘道: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的过错。”

   完,他直接转身离去。

   如果黄开杰继续纠缠不请的话,便决定不再隐忍,怎么也要教训他一下。

   对于唐林,黄开杰很不屑的道:“少皇啊,你就是不够狠,不够嚣张,唐林才不怕你,你得学学你哥我,咱们黄家不用怕别人。”

   如果黄开杰要是知道唐林能够秒杀他的话,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?

   看着唐林的背影,黄少皇皱起了眉头,心中暗道:奇怪,这根本不像唐林的性格啊?

   唐林心里根本没空去想黄少皇跟黄开杰两兄弟,他现在只想着,如何应付安王的悬赏?

   再过不了多久,广海市必定强者云集,终极武者之境的人,只怕也不少,先天武者之境的人,想必会很多。

   唐林现在连先天武者都对付不了,更别终极武者了。

   “不管那么多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,先让老爸潜藏起来再。”

   他拿出电话。

   “喂,爸”

   “有你妈的消息了吗?”唐星询问道。

   唐林刚才还没有什么好的理由让唐星潜藏起来。可他听到这话,心中一动,道:“恩,刚才老妈联系我了。”

   “你妈都什么?她现在在哪呢?”唐星着急道。

   自从王婷送唐林来广海市后,唐星就一直联系不上王婷,心中十分担忧。

   “老妈跟我了一些很奇怪的话,她让我告诉你。”唐林的语气装作很困惑的样子。

   唐星猛然一怔,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急道:“什么话。”

   “老妈让你不要联系任何人,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,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。”唐林又道:“对了,老妈还一句七杀门。”

   唐林也是没有办法,才出此下策。幸好唐星并不知道唐林的底细,要不然他这个谎言,根本行不通。

   唐星整个人愣住,他虽然早有预感,但听到七杀门这三个字的时候,还是难以自己。

   手机都掉落在地,他也没发现,眼中尽是憎恨与悲伤。

   “爸、爸”

   手机里不断传出唐林的叫喊声。

   唐星过了好一会,才听到手机传出的声音,他低头将手机从桌面上拿了起来,先呼出一气,控制心中的情绪,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   挂了电话,他双眼凝望办公桌上的家福照片。

   过了好一会。

   “七杀门!该死的七杀门!”他深吸了一气,再度拿起电话,拨通了龙组一号的电话。

   唐林挂了电话,刚刚把手机放入中,还没来得及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,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   “嗯。”

   看着这号码,唐林皱眉想了想,最后还是接听了。

   “总教官,您好。”

   老王头声音有些急切地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   “我在广海大学。”唐林平静地道。

   “广海大学不安,你现在马上返回龙组基地。”老王头道。

   唐林心中一冷,故意装作不懂的询问道:“怎么又让我返回基地?不是基地不安,才让我离开的吗?要是点苍派的人再来龙组怎么办?”

   “我得到新的消息,点苍派的人已经开始寻找你,所以你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在龙组安,因为龙组他们刚来过,不可能再回来龙组找你。”老王头解释道。

   唐林心中冷笑,嘴上却:“好的,总教官。”

   “记住,马上赶回龙组,在外面不安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挂了电话,唐林嘲讽的轻声直言:“如果我没有得到消息,可能就真的回去了龙组。龙组最安?即便点苍派的人不来龙组,其他门派的人也绝对不可能不去龙组,龙组才是最不安的地方!”

   “总教官,你是想抓我去点苍派吧。”

   到这里,他双眼一缩,寒光闪现。***

幸福宝app官网入口二维码

  幸福宝app官网入口二维码 ♂? ,,

   枕头里面并没有放多少钱,就只有五百块钱,她再是蹲了下来,然后趴到了炕头底下,将一块砖头给取了出来,砖头里面,有一个不大的空间,把这块砖头再是放好时,就跟一面砖墙一样,里面她放的钱没有少过一点,她再是将钱放在里面,然后转过身,将脸贴在了墙上面,那里有一个缝隙,里面也能看到有钱,没丢,然后再是柜子,她伸出手,吃力的将柜子给抬了起来,柜子下面也是压着一些钱,这些都是没有丢的,丢的只是她放在枕头里的那五百块,还好,她当时多想了一下,也是多留了一个心,不然的话,可能这些钱就都是保不住了,她并不认为,那贼竟然将钱给偷回去了,还会再是还给她。

   至于偷钱的人,她也不用多想,除了长安妈之外,没有第二个人。

   长安妈从来都不进她的屋子,不,那是以前,自是长安走了之后,她就变了,她能理解,一个寡妇将儿子带大,现在儿子又不在身边,她心里苦闷,非要一个寄托,或者有一个可以发泄的人,但是她永远无法原谅,长生妈将她的钱给偷走。

   那是她卖了戒指的钱,是她准备回家的钱,她还说要带着这些钱去找一家医院看看她的腿,看是不是还有救,可是如今却是被长生妈给摸走过了这么多,如果不是她将她钱给藏起来,可能长生妈会很不客气的将那些钱部都给拿走,丝毫也不会给她一条活路。

   她咬了咬自己的红唇,几乎都是咬疼了自己,有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长生妈找到了一次,或许还会来找第二次,第三次,所以,这些钱还是不能留在这里,一分也不能放在这里,不然的话,迟早有一天,她回家的路费,可能都是被长生妈给偷拿光了,这不是她的家,而是长生的家,是长生妈的家,是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家,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东西,现在可能长生妈得了钱,正在兴奋着,所以没有细找,等她反应了过来,就会再是过来重新找一次。

   言欢都是可以找到,那么长生妈自然也能想到这些。

   她再是将自己的钱部的拿了出来,将这三个地方分别藏着的钱,部都是放在火炕上面,然后找来了一片素料纸,再是找到了一块破布,将钱都是包了起来,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衣服里面,自己做的棉衣都是十分的厚重,也是宽松,所以就算是再塞一些东西,也不会有人看出来什么,当是她出来的时候,长生妈的房门都是用锁子给锁住了的,她撇了一下嘴,

   平日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锁过,这是明里暗里的都是在心虚是不是,她可以进到了别人的房间里面,可是现在却是怕别人去找她,偷拿了别人的东西,果然的,都是怕的,只是这此地无银三百两,想要骗别人,还是骗自己?

   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布包,然后低下头,走了出去,出了门,外面的风似乎是有些回暖,可是再暖,仍然是倒春寒的天气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才能离开这里,可能就是快了吧。

   她给自己的手上里呵了一口热气,手指也没有以前的那样肿了,反而是在慢慢的消着肿,也是渐渐的有些了一些青葱,这还是像她以前的手,不过她再是摸了摸自己的心手,却是摸到了厚厚的茧子,还有这张双手上,几乎没有一块的好皮肤。

   不是被冻伤的,就是被树枝挂到的,擦伤的,旧伤未好,再是来了新伤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太冷的原因,所以,她有时就连疼痛都是跟着麻木了。

   清新可爱美少女花丛写真甜美动人

   她走到了后面,这一次并没有捡柴,而是找着一个合适的地方,直到她走到了一颗大树边,这颗差不多都是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里面,有一颗不小的树洞,好将手伸了出去,还好,里面算是深,也是干燥,她将自己的怀里藏着的东西拿了出来,然后放在树洞里面,再是抓了一些地上的枯叶,抱了一堆放进去,还有折了几根树枝,将这个树洞都是堵死。

   藏好了之后,她才是继续的捡着柴火,这是她来的山上最深的地方了,一般的村人是不会到这里来的,所以,这些钱放在这里,一定是安,最起码要比藏在长安家里要安的很多。

   等到她捡到了一捆柴,这才是又是向回走,而回到家里的时候,她就见长安妈的房间门仍然是上了锁的,而她将柴火放下,这才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内,准备换一件衣服,一会还要做饭。

   结果这刚一去,她房间里面的东西,又是被翻过了,而且比起上一次,还要翻的厉害,这一次就连柜子都是被搬动了。

   言欢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长生妈人老了,平日里连桶水都是提不动,可是搬起这么重的桌子上来,却还是不输给年轻人。

   她脱下了那一件都是露了棉絮的外套,再是换好了一件新的衣服,这才是将桌子放回到了原位,而长生妈一定是一无所获,因为,她这间屋里,已经没有半分钱了,哪怕是把这里翻一个底朝天来,她也不可能找出来一毛钱。

   出来的时候,长生妈还是没有回来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不过,现在在言欢想来,她也只能去一个地方,那就是同样的儿子出去打工的金根妈那里。

   “有没有人?理发的。”这时外面有人喊着她了。

   “来了,”言欢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,红唇突是一抬,抬起来的那一抹笑,有些微微的讽刺,当然更多的可能是无奈,也是叹息。

   给别人剪完了头发,她将得来的五个鸡蛋,都是放在了厨房里面,而此时,厨房里面已经有半个篮子那么多的鸡蛋了,长生已经离开有差不多一个月了,这一个月她又是赚了这么多的鸡蛋,以前的时候,这些鸡蛋都是长生拿去卖的,如果不卖的话,他们是吃不完的,而且在农村,鸡蛋也都是用来卖钱的,没有人自己拿着鸡蛋天天让嘴巴享受,那不是享受,而是傻。

快手网红黄短视频短片

   “行了行了,你也别挖了,来来来,我这有干粮,熟的,比那生的好吃。”护林员大叔见与高鹏聊得投机,当下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盒豆鼓鱼罐头递到高鹏面前。

   “诶,别别,大叔的好意我心领了,你也当过兵,应该知道咱们是有纪律的,我可不能违反纪律。”高鹏赶紧推辞,开玩笑,别人不知道这老小子是谁,他还能不知道?

   狼牙特种大队老鸟中的王牌狙击手,代号“秃鹫”,日后他们的狙击科目就是由他来教授,贫几句嘴没事,他要真敢接受他的食物,不用说,回去就得滚蛋。

   “不是,你看你这小伙子,你不说我不说……它不说,谁知道呢?”护林员大叔语带调侃的对高鹏道,说着还指了指他牵着的大狼狗。

   高鹏哭笑不得的道:“可我自己知道啊!”

   说完高鹏神色一肃,道:“大叔,咱们野外生存训练的目的,就是为了训练咱们在失去补给的情况下,在野外生存的能力。”

   “现在是在训练,咱们遇上了你可以给我吃的,以后我要是上了战场,在敌后遭遇这种情况,那谁来给我送吃的?如果我不能靠自己弄到食物活下去,那不只能等死吗?”

   “所以啊!大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我还是想靠自己来弄食物,现在我就当我是身处敌后,遇到的都是敌人,敌人的食物我怎么能吃呢?你说是不是?”

   高鹏说完,对护林员大叔笑了笑,随即继续开挖,护林员大叔目露赞赏之色的点点头,道:“小伙子不错嘛!觉悟挺高的。”

   “呵呵,大叔过奖了……嘿,终于逮到你了,狗日的,藏这么深。”高鹏说着终于挖到底,看到了蜷缩在洞底那只肥硕的竹鼠。

   高鹏一把从背上捏住竹鼠的脖子提了出来,好家伙,少说也有五六斤,难怪说四只竹鼠就一麻袋。

   “大叔,你看,这只竹鼠这么肥,我一个人也吃不完,扔掉浪费了,要不分你一半吧!你拿回去让大婶做个生焖,下点小酒,多好啊!对了,附近哪有水源你知道吗?”高鹏提着竹鼠,对护林员大叔笑道。

   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粉红色的公主梦

   护林员大叔闻言呵呵一乐,道:“嘿,你还想着给我分点呢!小伙子不错,行,前面不远有片湖,我带你过去,你去那淘洗吧!正好竹鼠的内脏什么的可以喂鱼。”

   “诶,那谢谢大叔了。”

   当下高鹏提着竹鼠,将工兵锹重新挂回背囊上,跟在护林员大叔身后向前行去。

   大约走出去一里地,果然有一片湖泊,高鹏心中一动,这里应该就是老炮捕鱼的地方,只不过自己动作较快,率先赶到了这里,老炮此时大概还在林子里打转吧!

   高鹏用匕首将竹鼠破开扒皮,拾掇好洗干净后自己只切下一条斤把重的后腿,其他的就送给护林员大叔了。

   “嘿,你小子还真生吃啊!这能吃吗?要不你还是吃我的干粮吧!”

   护林员大叔见高鹏真的就用匕首将竹鼠肉切成薄薄的肉片,直接放进嘴里嚼吃,不由再次劝道。

   “不用,这竹鼠肉挺嫩的,挺好吃。”高鹏咽下一片竹鼠肉后,再次放了一片进嘴里,嚼得齿间一片血肉模糊。

   这一幕连高中队等人都有些佩服他了,他们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,也是尽量去找蚂蚱、蚕蛹、树虫甚至蚯蚓之类的东西,很少有人会生吃动物肉。

   因为这玩意不容易获取,且嚼吃不易,血腥气重,口感很差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很少会生吃动物肉。

   但看高鹏面无异色的嚼吃竹鼠肉,他们也只能感叹这小子神经够坚韧了,天可怜见,只有高鹏自己才知道,他这生鼠肉吃得有多艰难,多恶心。

  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吃了半条鼠腿进去,等到肚中的饥饿感一消失,他立马停下。

   “大叔,我吃差不多了,剩下这些足够我支撑到回去,我就先告辞了,谢谢你的帮助。”高鹏对护林员大叔敬了个礼,笑道。

   “没事,我就给带了个路,也没帮到你什么,你还给了我这么大一只竹鼠呢!呵呵。”

   “那大叔再见。”

   “再见,好好干,当个好兵。”

   “一定会的。”

   护林员大叔看着消失在小路尽头的高鹏背影,蹲下身子,抚了抚大狼狗的头,道:“杰克,这是个好兵啊!希望他能留在狼牙,嗯,他一定可以的。”

   ……

   高鹏回到营区时,距离时间结束还有整整四个小时,而他看上去,精神体力都还保持得不错。

   高中队还在监控室盯着监控,灰狼出来见了高鹏,看到坐在地上喘气的高鹏,灰狼露出一个赞赏的笑意,道:“菜鸟,不错嘛!提前这么久回来。”

   高鹏咧嘴一笑,道:“运气,嘿嘿,运气好罢了,灰狼,能不能搞点东西吃,我这嘴都快淡出鸟来了。”

   灰狼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这可不行,时间还没到呢!况且你的兄弟们都还饿着,你好意思自己先吃?”

   “得,就知道会这样,幸好我还有余粮。”高鹏翻了个白眼,从兜里掏出一个用大片树叶包成的小包,快手网红黄短视频短片打开之后却露出了他切好保存的竹鼠肉。

   “嘿嘿,纯天然无污染的竹鼠肉,要不要来一片?”高鹏嘿笑着对灰狼伸了伸手,道。

   灰狼咽了口唾沫,尴尬的笑道:“不用客气,我吃过午饭了,你自己吃吧!”

   “那你可真没口福,这肉可嫩着呢!”高鹏说着,捻起一片生肉直接丢进嘴里嚼了起来。

   灰狼无奈的摇了摇头,转身往监控室行去,这小子,简直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。

   三个多小时后,高中队与灰狼一起出来了,因为菜鸟们已经在陆陆续续返回,而高鹏此时已经躺在地上睡过去,好在此时是盛夏时节,睡地上也不虞感冒,反而挺凉快。

   最先到的是耿继辉与老炮两人,他们看到睡觉的高鹏,直接跑到他身边,翻倒在地上,而高鹏也被他们的动静惊醒过来。

下载西瓜视频直播软件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!

   这一次王爷虽然有些醉了,但是并不严重,经过一夜的休息,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还不待秦顺儿叫早,他自己就醒了。只是睁开眼睛的时候,半天没有回过味儿来,这几个月来,习惯了有冰凝在身边陪伴,此时此刻,突然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这张熟悉的大床上,让他很不适应。

   慢慢地,他回想起来了!昨天在霞光苑举办了生辰家宴,然后他与十三阿哥和冰凝赛诗斗酒,只记得中了那丫头的诡计,害他一口气连喝了五杯罚酒,以致后来十三阿哥是如何走的,他自己又是如何回到这里的,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可是,他为什么回到了朗吟阁呢?怎么没有回了怡然居?

   还不待他再多想,秦顺儿在门外叫早的声音悄然响起,他只能是暂时放下这些疑惑,赶快起床梳洗,早朝时间可是不等人呢。

   还好,今天宫里的事情不多,时间不长就结束了,由于头还是痛,于是他直接带了公文回到府里,进了府里就直接回了朗吟阁,赶快躺下又睡了小半天,总算是精神好了不少,又将公文看完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

   朗吟阁的厨房已经关张了一些日子,厨子都被他调到了怡然居,这里只剩了茶水房还在正常运转,可是他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,晚膳总不能靠茶水来解决,于是他闷闷不乐地又回到了怡然居。

   冰凝知道他回府了,也知道他直接回了朗吟阁,更知道朗吟阁里早就没有了厨子,于是赶快吩咐自己院子小厨房里的这些外来的大厨们,熬上两锅清粥,准备了四样小菜,是咸酸口味的,由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,因此粥熬好了,就一直在小火上煨着。

   他一路朝怡然居走来,一路仍是闷闷不乐。这要是别的院子的主子,早早就差奴才给他送饭送菜来了,现在倒好,居然还要他自己巴巴地回去讨饭吃,他这爷怎么越活越不像个爷了?

   当他满怀一肚子的不满情绪和万分委屈走进怡然居的时候,立即闻到了满院子飘香的清粥味道,就好像是条件反射似地,肚子居然开始咕咕叫了起来。由于院子里当差的奴才们见到王爷回来了,纷纷行礼请安,冰凝虽然在屋子里,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会被她听到。另外自从知道他回了府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过来,主仆三个人都格外地精心,因此一听到他过来,冰凝立即吩咐月影和竹墨两个人赶快行动起来。

   待他一进屋,三个人先是规矩地请了安,然后月影负责净手、上茶等差事,竹墨负责布置膳。这一次冰凝充分汲取了经验教训,生怕他真的说到做到,当着奴才们的面让她“当差”难堪,因此她老老实实地呆在一边,再也不敢张罗着去抢奴才的差事去做。

   一切准备妥当,待竹墨将清粥盛好,就和月影两个人一并退了下去。他也没有理会她,自顾自地闷头吃起粥来。下载西瓜视频直播软件酸咸小菜与两碗暖粥,不但有效地缓解了胃里的不适,更让他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。

   淡淡恬静美女的日常

   虽然他对冰凝的气恨消减了不少,不过他总算是看明白了,其实她什么都懂,她就是……

   看清爽的书就到 .23.

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2次

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2次 “不,只要你想,就能见到!”

冰儿猛地回头看着卓沐语,“你说什么?”

卓沐语扭头看向手术室门口,“你自己看。”

冰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就看到卓妈妈泪流满面地看着她,眼睛里充满了慈爱。

冰儿忽的明白过来,“沐语,你……”

卓沐语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,“我没有办法了,冰儿。”

她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。

她只想把冰儿的父母还给她,她不要她这样牺牲。

卓妈妈走了过来,她颤抖的双手抚上冰儿的脸庞,“南儿,妈妈的南儿……”

冰儿忍不住扑进她怀里,叫出了那个久违的称呼,“妈!”

卓如海也走过来,将卓妈妈和冰儿圈进怀里,一家三口终于团聚。

卓沐语悄悄走了出来,医院的风中都带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清新美女钟爱棉麻文艺范十足

冷风灌进她脖子里,她打了个寒颤。

下一秒,脖子上一暖,一条黑白相间的男人围巾将她纤细的脖颈包裹温暖起来。

卓沐语回头,看到了严崇谨那张迷人的俊脸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严崇谨和她并肩走着,“怕你一个人哭鼻子。”

“我才不会哭鼻子呢!”卓沐语看向黑暗的夜空,眼神悠远,“阿谨,你说,我是不是也能找到自己的家人?”

她跟卓妈妈说试探冰儿的时候,卓妈妈说如果冰儿真的是她的女儿的话,她就对外说她有两个女儿,一个没对外宣布而已。

卓妈妈说,她永远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,希望她不要搬出去。

虽然卓沐语很享受这样的家庭温暖,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在等待着自己和家人团聚的那一天。

所以她无法再做卓家的女儿。

“当然会!”严崇谨声音低沉且肯定的说。

卓沐语回过头来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,“为什么?”

严崇谨握紧了她的手,“因为分开的人会再相遇。”一如我们。

卓沐语的心情豁然开朗,她笑着说:“阿谨,我突然发现自己还做演员的天赋呢!”

即使冰儿被感情牵绊了理智,但她的“演技”也有加分。

让冰儿承认可真不容易。

不过她感到特别暖心。

因为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冰儿这样的好朋友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严崇谨宠溺地看着她,“是啊!奥斯卡都欠你一座小金人呢!”

曾经,她为了报复卓宛婷做了演员,那段时间,她也是热爱演戏的吧!

卓沐语开心扬眉,“可不是!”

她望着从乌云中刚刚露出来的圆月,心中许下一个愿望:

“我希望,此时此刻,我的家人也在想我……”

“星儿!星儿!”

“别走啊!星儿!”

“不要过去!那边是悬崖!”

“星儿!回来!”

……

“唰”地一声,苏曜霆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他喘着粗气,额头上已经密布汗珠,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,这才发现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苏曜霆掀开被子下了楼,看到值班的女佣,随口问道:“婷婷呢?”

女佣说道:“少爷,二小姐还没回来。”

“还没回来?”苏曜霆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古董钟表,已经十一点了。

“她有没有说她去了哪里?”

女佣:“二小姐没说。”

苏曜霆摆了摆手,让她下去,他揉了揉头痛的额头,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等着苏婷婷回来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甜蜜宠恋:总统夫人要改嫁!》,“热度网文 或者 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
黄瓜视频app深夜下载地址

   心凉归心凉,梁玉兰是不会归唐槐的。..cop> 每个医生有每个医生的治法,同一个人,同一种病,看不同的医生,就会有不同的药方。

   唐槐不会手术,这个也不能归她,毕竟她还这么年轻。

   梁玉兰勉强的笑了笑,然后拉过狗蛋和猫蛋走到旁边坐下。

   “你还没上医科大学,怎么就懂医呢?”梁氏看着唐槐问。

   唐槐看向梁氏:“外婆,我爷爷曾经是有很名的中医,他教我的。”

   “学精了吗?”

   “不知,怎样才算学精?”唐槐反问。

   “别人治不好的病,你都能治,这就是精,你连精都不会,算个屁医生。”

   唐槐:“……”

   外婆看去很优雅,很斯文,跟玉兰阿姨气质很不一样。

   为什么说话这么粗鲁?

   真的……人不可貌相。

   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

   “外婆,上次我执行任务,脑袋中枪,医生都不敢给我开刀,靠唐槐。”景煊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浅笑地看着梁氏道。

   景煊的笑,不是伪装的,是发自内心的,他人长得本来就帅气无比,再这样一笑,像画中走出来的男子一样,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 一个月了,他那像囚犯一样的头发长长了,又回到他帅气的位置上了。

   唐槐看着他,眼睛潋滟。

   梁氏看着景煊的脑袋,毕竟是自己的外孙,她抬头,摸着景煊的头:“还痛吗?”

   “不痛了,早就好了。”景煊弯下腰,让梁氏摸他的头。

   梁氏摸了几下好,收回手,耍脾气地道:“当初你说要当兵,我就反对的,你说你,做什么不好?为什么要去当兵?多危险啊!”

   “外婆,如果人人都像您这样,都不敢去当兵了,那谁来保卫国家?”景煊搂着梁氏,像哄小孩一样哄着:“外婆不用忧心了,我现在有了唐槐,唐槐旺夫,有她我会很平安的。”

   末了,景煊朝唐槐抛了一个电眼。

   唐槐白了他一眼,跟外婆说话就跟外婆说话,跟她眉来眼去干嘛?

   听闻,梁氏又看向唐槐。

   她上下打量着唐槐,这个孩子长相很好,额头饱满,鼻梁高挺,眼睛有神,真是个旺夫的女孩。

   梁氏问唐槐:“你哪里人?”

   唐槐礼貌地回答:“双龙村,跟景煊哥一条村子的。”

   “哦……”梁氏听闻,微微眯眼,眼睛极是挑剔地看着唐槐。..cop> “你们吃了没?”梁玉兰突然问。

   “还没。”景煊回答。

   梁玉兰起身:“那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,今天刚从镇上买回来的面,吃面怎样?”

   煮面快,熬粥就慢了,煮饭的话,除了青菜没有别的菜了,光是青菜不好下饭。

   景煊:“面刚好,我和唐槐都喜欢吃面。”

   “那我去煮面了。”梁玉兰摸着两个孙子的头:“你们在这乖乖的,不要闹啊。”

   狗蛋猫蛋点头,视线时不时瞟向唐槐,小孩子就是这样,见到陌生人很是好奇。

   梁玉兰走后,唐槐笑着朝两个小家伙招手,“狗蛋猫蛋,过来。”

   狗蛋猫蛋相视一眼,然后腼腆地走到唐槐身边,左右站着。

   “姐姐来得匆忙,没有带手信过来。你们喜欢什么,明天姐姐再给你们买,怎样?”唐槐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眼睛清晰,是个好相处的姐姐,狗蛋和猫蛋对她是陌生,但是不怕她。

   他们点头,咯咯地笑着,吃的玩的,他们都喜欢。

   “你很喜欢小孩?”梁氏看着唐槐问。

   唐槐的一颦一笑,梁氏都认真看着。

   唐槐也知道她和景煊在看着自己,但是她不觉得不自在,而且还很从容,一点都拘谨。

   唐槐抬头,对梁氏露出灿烂的笑,“小孩的眼睛,笑容,都是十分天真灿烂的,人之初,性本善,我喜欢小孩。”

   小孩的心灵是美,世界是干净的,唐槐觉得,一个成年人,连世界是干净的,黄瓜视频app深夜下载地址心灵是美的小孩都喜欢不来,就有点任性了。

   “既然这么喜欢小孩,你跟景煊快点生几个啊,别说你们还年轻不想生的话,生孩子就是要趁年轻。”梁氏道。

   唐槐一听,微微一红,“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件事,一定是计划要小孩的。”

   景煊宠溺地看着唐槐浅笑:“外婆,我也会努力的,一定不让外婆失望。”

   “臭小子,这话对我说有啥用?你努不努力,要对你媳妇儿说!臭小子,不要脸。”梁氏白了景煊一眼,嗔骂。

   景煊低笑一声,笑声如沐春风,吹动人心,撩拔心弦,“外婆,不要脸才能更讨媳妇欢心,这样才能让她生多多的孩子。”

   梁氏哼了一声,然后凉凉地扫向景煊:“怎么突然想到来看我了?逢年过节都不来看我,我才不信,今天你是特意来看我的。”

   看来,景煊哥是不经常看来外婆,不然,外婆也不会这么“嫌弃”他。

   她果真说对了,他们真的不是特意来看她的,景煊是见顺路,就过来的。

   要是不顺路,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来看一看外婆。

   唐槐抿嘴,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景煊:这个景煊哥,就不能抽点时间来看外婆吗?他又不是完没时间。

   “孙儿就是想念您了,而且我有媳妇儿了,带她过来给外婆看看,外婆,你觉得唐槐怎样?”景煊搂着梁氏,视线却一刻都不离唐槐身。

   梁氏看着唐槐,灯光下,小姑娘皮肤白皙,是个十分秀丽的姑娘。

   梁氏看了唐槐很久,才道:“天庭饱满,是有福之人,而且还旺夫君,男子娶这样的女子,一生幸福。”

   景煊听闻,笑道:“那我眼光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 唐槐暗想,外婆还会看相啊?

   “小姑娘,过来。”梁氏盯着唐槐的耳朵看了许久,最后,还是叫唐槐过去。

   唐槐起身,还不忘摸了摸狗蛋和猫蛋的头,由此能够看得出来,她真的很喜欢小孩,她这举动,在梁氏心中,打了满份。

   唐槐来到梁氏身边坐下,梁氏转过身,浑浊的双眼,带着锐利的光芒凝视唐槐的五官。

   “整张脸来看,是大福之人,可是这里……”梁氏抬头,食指腹点着唐槐鼻梁。

草莓视频app下载安装深夜释放自己

   薄君枭也挑了挑眉。

   开业时,费千影可是先联系了他,说是代表杜雁过来送贺礼。

   “这个就更不好说出口了,”

   费明洲十分无奈,“本来祖母是托我另一个堂姐过来的,还有家里的助理,带着礼物过来,由于要带小影来京都复查,就一起出行的。”

   顿了顿又道,“结果在酒店住下后,小影她……把我那位堂姐,还有几个助理用安眠的药粉,都给弄睡着了,几个人睡了一天多——”

   然后费千影自己出来到了店里,那几个人差点没睡出病来!

   听费明洲这么说,颜沐等人都惊讶地不行,还能这样?

   费明洲口中的助理,她知道指的是保镖,一般他们那样的家族,不会大张旗鼓说是保镖,用助理称呼比较多。

   几个保镖都被费千影放倒了……怪不得费明洲着急!

   “找到人了吗?”

   司马西楼急急问道。

   费明洲摇头:“还在找,还请大家帮个忙。”

   美好夏天的彩虹

   他不确定费千影是不是会犯病,最起码跑走时,肯定那个人格没出现,还是正常的大人思维。

   就怕那个人格突然出现啊……

   那时候费千影就是个几岁的小女孩!还是有一些怪癖的小女孩。

   一想到费千影那个人格出现时的怪癖,费明洲又是一个头两个大,不过这些怪癖他没有要说出来的意思。

   让大家知道一下情况,帮着找找人,没必要说太多。

   毕竟是精神类的疾病,不是身体器质性病变,就算是国医名家,就算是有颜沐,费明洲也觉得无济于事。

   至于是不是报警求助,一来是费千影的情况特殊,二来是他知道薄君枭、司马家乃至闫家等在京都的能量。

   只要他们肯帮忙,找人就不算太难。

   “我立刻让人去找,”

   司马西楼毫不犹豫站起来道,“我们分头都去找!”

   颜沐看向薄君枭。

   薄君枭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三个铜钱,随手往桌上一抛,扫了一眼淡淡道:“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“能看出来她在哪儿吗?”

   费明洲也知道薄君枭懂一点这个,不过他知道薄君枭身边有个乌先生,博学杂家,精通很多,薄君枭应该是跟乌先生学的。

   “没有卜,”

   薄君枭道,“卦象显示,只是虚惊一场,吉人自有天相,你放心就是。”

   只是这略略几句,再多的他没说。

   费明洲也不敢多问,对于这位薄董,尽管年纪比他还小,但他能察觉到薄君枭那种无形威慑的气场。

   “咱们该找就找,”

   颜沐怕费明洲多想,连忙笑道,“她肯定会没事的,我们一定能找到她,你放心好了!”

   说着她已经站了起来。

   既然找人,自然说动就动。

   司马西楼和晏楚楚他们也都赶紧行动起来,一起下了楼。

   俞寒之在京都也没别的朋友,对京都也不熟,颜沐就让俞寒之留在店里不要出去了。

   薄君枭在走出店门时,脚步一顿,回头往楼梯的方向扫了一眼,不过也没说什么,转身走出了店门。

   等大家都离开后,店员们有点纳闷,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老板的朋友们一个个都紧张兮兮的?

   重生学霸商女:枭爷,超给力!草莓视频app下载安装深夜释放自己

彩云直播3

  彩云直播3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!

   直到现在冰凝才算是认清了形势,原来这个大书桌根本就不是她独用用,而是要与他共用用!难道说他这是打算驻扎“风寄燕然”了?

   不管将来他如何打算,现在的王爷已然开始了在这里办公,对此冰凝既是丝毫不敢打搅,也是为了避嫌,于是赶快悄没声儿地从堂屋退到了卧房里。现在没有了竹墨,谁为他伺候笔墨呢?这不是还有秦顺儿嘛,将来再说将来的!

   没有冰凝的吩咐,月影自是不会主动往王爷的跟前倒贴,况且她家小姐已经回了卧房,于是她也赶快跟了进去,已经憋了一天一夜的话,正急着要跟冰凝诉说呢!

   “小姐!您来了园子,怎么也不带上奴婢?这两天谁伺候您啊!”

   冰凝跟王爷自在逍遥了一天一夜,当然是心虚不已,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,只有“倒打一耙”。

   “还好意思说我呢!我倒是要问问,怎么一进了十三府,就不见了人影?到十三爷府上坐客,居然把主子给丢了,可真是长能耐了啊!”

   “小姐,不是的,不是的!奴婢一直跟着小姐您的,正走着呢,有人拉奴婢的胳膊,奴婢转身一看,是十三爷府上的一个丫环,奴婢刚想开口问她为什么拽奴婢,谁想到她身边居然站着十三爷!奴婢正奇怪十三爷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呢,然后,那个丫环倒是开口了,说是十三爷找奴婢有事情。这时候奴婢再回头一找您,可是您已经跟十三大福晋走得没影儿了!”

   “噢?是十三爷找?十三爷找做什么?”

   “当然是十三爷找奴婢了!后来十三大福晋也来了,说是要让奴婢把这个包袱给您带过去,然后他们说您回了园子,就派车将奴婢送到了园子。可是,奴婢一晚上都没有见到您,都要急死了。要不是秦公公说您跟爷在一起,稍安勿躁,奴婢可真是要急白了头,就是翻遍了园子,也一定要将您找到!”

   冰凝一听月影这话,差点儿没有忍住乐出声来,心中暗暗赞许道:怪不得呢,爷可真是有先见之明,居然躲到了船上去!唉,也就是爷呀,脑子这么好使,能想出这么绝妙的法子来!估计月影这丫头真若是找的话,就是找上十天半个月也找不到!爷怎么这么……,这么……,这么厉害。嗯,姜还是老的辣!不佩服真是不行呢。

   和服美女夏日祭纯美治愈如初恋

   冰凝心中对王爷的巧妙安排暗暗称赞一番,然而当她回过神儿来见到月影那又急又气的神情心中很是不忍,于是赶快安慰道:“好了,好了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还担心什么!”

   “可是,奴婢不在您身边,都是谁伺候的您啊!您多不习惯呀!”

   “嗯,这个就不用操心了,自然有人就是了。对了,昨天晚上歇在哪儿了?是在这里吗?”

   “嗯!是啊!是啊!小姐啊,奴婢一进来,眼睛都不够使了!这里简直……,简直……,唉,奴婢都说不出来这里像什么了,反正这里就是美极了!就像……,就像仙境一样!”

   然后这主仆两人就一边嘴上热热闹闹地聊着这两天的见闻,一边手脚不停地收拾起新居来。

   看清爽的书就到 .23.

草莓向日葵芭乐下载地址

   见那马车消失在夜幕中,护卫兵们长吁了一口气。

   有些真相人人皆知,但为了保命绝不能说出口,筎果方才竟是直接将话问了出来,她说的人无事,自有整个齐湮做靠山,他们这些普通小兵却是会被国主封口杀了的。

   月落日头还未上枝头,夜雾消散未尽的时候,高挂于宫门口的灯笼都不知换过几轮了。

   国主的寝宫前跪着一个身着铠甲,头发花白的老人,他身上的战袍也因着沾染了雾气,有些露水。

   宫门自里头缓缓地打开,安公公从里头走了出来,甩了甩拂尘,走到了王老将军的面前,“将军,国主请您进去。”

   王老将军的身形动了动,因着跪了一夜,双腿都麻木了,安公公随即叫了两个候在宫门前的守夜小太监来扶起他。

   “将军,慢走。”

   安公公目送着王老将军进去后,将门关上,站在了外头。

   寝宫堂皇宏伟,一片一瓦都镶着金。

   王老将军走得慢,他看着那坐于高位上的人倚着软塌,身边有一个貌若桃花的娘娘正喂着他吃葡萄,若是有皮裂了一些的,便是丢了。

   他走到国主面前跪下时,有颗破了些皮的葡萄从那娘娘芊芊玉手中滑落,一路滚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 “寡人才起床,听安公公说你在外头跪了有一会了。”

   长裙飘逸NANA秀撩人姿态

   “老臣要归乡了,国主您的诏令还未发。”

   他不发,便是不放人。

   “就为这事?”无良国主咽下嘴里的葡萄,“寡人还想着多留你几日,王老将军你如此迫不及待的要走,有些伤寡人心了。”

   王老将军低着头,“老臣数十年没有归家,家中早无人,祖宅也没有人打扫,老臣想尽快回去将那祖先牌位擦一擦。”

   王家也是世代为北戎为将,到了王老将军这里时,已经是功高盖主,他忠心,前国主也是宽厚,并没有打压过他,可到了无良国主,便另论了。

   功高盖主是一罪,另一罪是王老将军当年是站了太子一队的,甚至,在太子死后,发动君臣要推皇太孙萧芜暝上位。

   无良国主险些坐不上这位子。

   想及此处,他心中就有气,这气在他心中酝酿了十三年有余,即便将王老将军变相发配去边境,也不得而散。

   他摸了摸软塌上雕刻的龙头,“王老将军也有近十四年没有到都城了,不留下看看寡人将北戎管理的如何繁茂昌盛吗?”

   当时,这王老将军的一番说辞中,便有认定了若是他是国主,北戎必败在他手里。

   如今这北戎好好的,依旧在五国中站一席之地。

   “老臣正有此打算。”王老将军抬头与他对视,“正因如此,老臣已迫不及待启程,自都城出发,一路到郸江,途中看尽北戎风光,自是能体会到国主这十三多年的辛劳。”

   寝宫内几乎寂静了下来。

   半响,无良国主才笑出了声,“这些年不见,王老将军你说话倒是比以前好听了不少。”

   笑到深处,他突然收了笑容,面目阴鸷能滴出墨来,“不过寡人着实担心,你与宸王……生了嫌隙,若是你归去,草莓向日葵芭乐下载地址孤寡老人一个,这日子可不好过啊。”

   郸江是宸王的封地,即便昨夜的宴席上王老将军表明了与萧芜暝不和,却还是无法取得无良国主的信任。

   毕竟当年,他可是站在萧芜暝一道的人。

   提起萧芜暝,王老将军冷哼了一声,“宸王若是不来犯老臣,老臣也不会与他多做计较,若是他惹怒了老臣,老臣虽是身子骨老了,但这腰坚硬,绝不会屈服于他。”

   “宸王桀骜,都是寡人疏于管教,好好的一个封地给他,每年都搞得入不出敷,拖欠了不知多少的税收。”

   郸江那地本就是不毛之地,往年在没有赐给萧芜暝时,本就是三不管地带,税收什么的,向来没有。

新世界app以前的版本

“浅浅,什么时候回来?”席墨骁问。

“可能要过两天,我想陪陪爷爷。”

云浅拿不准时间,也不知道龙家会不会让她回去。

不是没分离过,可这一刻,席墨骁无比迫切的想要见到她,想要她在他身边。

他想亲吻她,抱着她,永远不分开。

席墨骁出神,半响没应声。

“席墨骁?”云浅低低的唤他的名字。

“也好。”夜色中,男人眯了眯黑眸。

他这边还有事要处理,等云浅回来,一切都可以恢复正常了,也好,干净也清静。

“浅浅,想我吗?”席墨骁忽然问。

他说完抿着唇,喉结轻滚。

她认祖归宗,他替她高兴,可又有些失落。

麻花辫美女清纯气质写真照

她有强大的家世背景,她是龙家的大小姐,龙家可以给她锦衣玉食,给她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。

龙家可以给她最好的保护。

逢年过节,龙家的人会陪着她,会给她过生日,她不再是他一个人的浅宝。

她可以不用在部队卖命训练,短短几天,她已经站在了金字塔的最顶端。

这滋味……席墨骁喜忧参半,觉得有点酸爽。

“不敢想。”云浅低低的笑,“那你呢,你想我吗?”

她不敢想他,她一直咬着牙逼自己往前走,努力让自己变强大,让自己表现的独立坚强些。

“想,浅浅,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你。什么叫不敢想?那就是想。”席墨骁挑挑眉,笑出声来,“没事儿,我批准了,我允许你想我,世界只有你可以想我。”

“自恋,我现在可是龙家的大小姐。”云浅被他逗笑。

“确实,身份不一般。”席墨骁啧啧感慨,“不是龙家大小姐的时候就可以骑在我头上,以后,怕是会更加无法无天,没事儿,男人必须手能提肩能扛,我扛得住。”

他的声音低缓温柔,难掩的宠溺和情深。

云浅窃喜,她的笑声清悦动人。

席墨骁能想象出她狡黠得意,眉眼微挑的模样,那是他爱到骨子里的模样。

两个人聊了很久才挂了电话。

慕安琪躺在病床上。

偌大的VIP病房只有她一个人,储婉君和席卫国也不在。

他们来不来看她,她不在乎。

可席墨骁也不在……

想到席墨骁,慕安琪顿时有些心烦意乱。

她每一分每一秒都提心吊胆,生怕席墨骁看出破绽,格外小心翼翼,做事说话如履薄冰,可一想到可以靠近席墨骁,她就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她掀开被子下床,走到病外门口,远远就看到席墨骁在打电话。

她的视力很好。

男人侧脸完美,嘴角和眼尾上扬,脸上挂着笑,表情温柔的让人如沐春风。

慕安琪走过去,低低的唤他,“席墨骁……”

席墨骁转过身,眼神冷了几分,“怎么起来了?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我已经好了,我不想住在这里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

席墨骁笑,只是笑意不达眼底,他说:“好。”

席墨骁立刻让司机备了车,病房里的东西都没拿。

慕安琪碰过的东西,倒贴他都不要!更多精彩内容,新世界app以前的版本